本故事已由作者:遇见而已,授权天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公布,旗下关联账号“爱物语”获得正当转授权公布,侵权必究。

1

谨诚在柔妃宫里坐到亥时才离去,上弦月在云彩里游荡,撒一地冷冷清清的月光。谨诚的衣角早已经消逝在宫门边,薛柔晴还站在廊下久久未回神。

“娘娘,早些安置吧。”贴身婢女雅儿低声提醒,薛柔晴这才收回心思,她眼光低垂,望着庭院里斑驳的月影沉默不语。

“娘娘……”雅儿再次唤她,每次皇上走后,娘娘总会怅惘半天,她都不知道是还该欢喜皇上来,照样该祈祷皇上不要来。

“公主睡了吗?”薛柔晴彻底回神,她边转身提步往屋里走,边问道,雅儿颔首,“公主跟皇上说了大会子话,已经歇下了。”

皇后丧仪后,已经嫁为人妇的公主一直住在宫里陪同怙恃。

薛柔晴边细细听了边颔首,她眼神清明,已经不复适才的怅然。她坐在妆台前,任由雅儿给她卸掉繁复的发髻,又有婢女端来浸满花瓣的温水侍候她洗去脸上的胭脂水粉。

等一切作罢,薛柔晴打发了一众婢女,只留了雅儿在身旁,“把那些器械都收好了,这些日子皇上许会经常来坐坐,那些器械万万要护好了。”她换了寝衣,桃粉色的绸缎泛着光,虽已经四十有余,她仍喜欢这样娇嫩的颜色。

雅儿侍候她躺下,为她盖好被子,“都收好了。”雅儿说完紧抿着唇,像是满腹心事。

“怎么了?”薛柔晴扯住她的手腕问。雅儿自她闺中就伺候她,她们虽是主仆,在这深宫,却胜似亲人。

“娘娘,你这又是何苦,皇上虽来得勤,可从不住宿,雅儿再笨也看得出来,他是为的什么,你干嘛还把那些器械拿出来。您在那陪一晚上,皇上也不见得多看您一眼,仆众替你心酸。”雅儿说着,眼圈忍不住红了,她转过身去轻拭眼角。

“嗐,有什么好哭的。”薛柔晴坐起来拉住雅儿的手让她坐下,“傻丫头,对我来说,能时常看到他,能分管他的忧闷,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可是……”雅儿着急地想语言,薛柔晴却笑着摇头打断她,“我这一路,你都陪着呢,我想要什么,你是知道的。”

雅儿看着薛柔晴,她的嘴角含着笑,是知足的,可那些隐藏在眼角的忧闷,又有谁知道?

薛柔晴拍拍雅儿的手,示意她不要多想了,她倚在床边,望着墙边的尤物榻微微入迷,“雅儿,怀素走了多久了?”

雅儿一愣,随即反映过来回答道:“皇后娘娘已经薨逝半年多了。”

“都半年多了。”薛柔晴微微叹气,“雅儿,你总觉得我可怜,实在最可怜的是她。我不是在陪着皇上想她,我是真的很想她。”“皇后走了多久了?”婢女一愣道“皇后娘娘已经薨逝半年了”。

,

欧博网址开户

www.aidshuhehaote.com欢迎进入欧博网址(Allbet Gaming),欧博网址开放会员注册、代理开户、电脑客户端下载、苹果安卓下载等业务。

发布评论

分享到:

allbet手机版下载:日产瘦身,英菲尼迪重启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