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前后,吴中牡丹竞相开放,江南的春天即将以绚烂收场。在沈周看来,田园的牡丹最为出众,他直白地赞美道:“南都基本元气壮,此花盛德当推王。”春的消逝也因牡丹而不留遗憾——“不须万万朵,一柄足东风。”本文以传世的沈周人生差别时期所绘的牡丹图卷为线索,记述了沈周不仅自己栽植牡丹,更常往苏州城中寺院浏览牡丹,解释艺术家对牡丹的浏览与喜好。

明 沈周《写生卷》(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成化十九年(1483年)的谷雨已过十日,沈周家的牡丹终于最先吐蕊。早先,对于这栽种于墙根壤台之中的国色能否顺遂绽放,他颇为担忧:“时旱地薄敢早发,浮云错莫春阴连。”花坛空间的窄小、土壤的贫瘠与天气的干旱都让沈周揪心。直到花开,他还心有余悸地以“此花无乃迟为贤”为由自我安慰,以为迟到的花期正是牡丹谦逊贤德的显示。

此次盛开的牡丹可能并不多,就连沈周自己也认可满心期待事后亦只能“始向积翳瞻孤妍”。不外,即即是“孤妍”也足以让已经五十七岁的主人欢欣不已。否则,这一年的春天他生怕照样只能如往年一样平常站在师友们的牡丹前叹息“自家一株烟草荒”。

为了分享喜悦,沈周“与花作主”,过起了“斜阳浊酒聊取醉,时有密友来尊前。”的生涯。今年他曾作《浪淘沙·题画白牡丹》一首,词中有“今年情比去年差。便把娉婷追上纸,终末如他。”之语,应当即是对这次花开的留念。除此以外,他另有一首未署年款的《新栽牡丹开迟有作》七律,很可能也是同年所作。诗中将牡丹比作尤物,将迟开喻为“初聘怯家寒”,尽显珍惜呵护之情。沈周的反映并不外激,只因其家栽牡丹着实不易,不仅有始终困扰着他的环境局限,另有人祸的威胁。就在他“荒庭粗整石阑干,始买花栽得牡丹。”后不久,牡丹便为好事者掘去。对此,沈周显示得异常豁达,“富贵同心有人爱,荣华移手别家看。”

明 沈周《花果二十四种卷》(局部),上海博物馆藏

去别家看牡丹,的确是沈周中老年时期每年春游的主要内容。而他所涉足的“别家”,又以苏州城中林立的寺院最为常往。

成化十四年三月十日(1478年4月12日),沈周带着外甥徐襄到庆云庵春游。庆云庵位于苏州城北部,东邻报恩讲寺。报恩讲寺又称北寺,是苏州城内主要的庙宇。时至今日,报恩寺塔(又名“北寺塔”)仍然堪称地标,遥遥可见。

在庆云庵,沈周看到了春日的繁花胜景:“陶(同“桃”)娘李娘俱寥寂,鼠姑炤(同“照”)眼真倾城。”“鼠姑”是牡丹的古称,亦是其作为药材的别称。在沈周眼中,唯有牡丹最为出众,即便桃花李花在其眼前也只能无人问津。他甚至半开玩笑地讥讽“老僧却在色界住”,言语间充满羡慕——此时他的家中应尚未栽植牡丹,而他所能做的唯有“急借纸面图其生。”这件写生牡丹应是设色作品,一出“遂为徐克成(即徐襄)卷去”,曾为后世鉴藏家所著录推赏。

明 沈周《花果杂品二十种卷》(局部),上海博物馆藏

六十岁以后的沈周似乎更喜欢在苏州城东南的东禅寺(今苏州大学天赐庄校区一带)里赏牡丹,晚年的他时常借宿于此。沈周入城借宿僧舍的习惯约莫从他十四岁随父亲入城时一同借宿于西禅寺起便逐渐养成。弘治二年三月十日(1489年4月10日),正在东禅寺小住的沈周接到孙子降生的喜讯,欣喜之余与来访的密友们把酒共赏寺中牡丹,写下“花不能言却能笑,道是无情另有情。”的诗句。东禅寺的牡丹之于沈周产生了新的意义。

正德《姑苏志》地图中的报恩寺与东禅寺

今后的六年间,他未及再赏东禅此花,但始终挂怀。弘治七年三月十八日(1494年4月23日),头一天出门南游寻访密友的沈周趁着暮色赶回东禅寺夜赏牡丹。当他发现昨天照样“半蕊”的花朵,今日已是“宝盘红玉生楼台”时,不禁感伤“花时待我浑未落,我欲赏花花满开。” 夜深人静,沈周“烧灯炤影对把酒”,体味着“露香脉脉浮深杯”。当晚的情景,通过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牡丹图轴》依然能够感动今天的观者。只管画面简朴,只描绘了一枝斜向生长的墨牡丹,但依然可以觉察画家的专心。差别于一样平常的折枝花卉作品,沈周笔下的牡丹险些都是只接纳折枝形式的构图,其枝干皆为画幅边缘所截断,并未真的“折枝”。换言之,沈周着意描绘在世的牡丹,能笑、有情的牡丹。

明 沈周《牡丹图轴》,故宫博物院藏

晚年的沈周曾时常就近去相城的妙智庵里赏牡丹,而自家栽种牡丹的实验也并未中止,厥后亦可培育玉楼牡丹一类的名品。现藏南京博物院的沈周《玉楼牡丹图轴》所绘便为正德元年春天沈家的牡丹。

这一年的三月二十八日(1506年4月21日),江阴密友薛章宪来访。沈周与他小酌并共赏西轩所栽玉楼牡丹。值得注意的是,在沈周的牡丹图和牡丹诗文中,鲜少如此处泛起详细的牡丹品名。这或与薛氏家园江阴为那时江南地区最主要的牡丹培育中央有关,厥后的太仓文人王世懋便有“南都牡丹让江阴”的说法,并罗列了江阴人通过技术创新所培育出的牡丹新品。想必薛氏对于牡丹品种亦颇有领会,因此沈周与他展开了更为专业的对话。

明 沈周《玉楼牡丹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时已暮春,牡丹将残,年届八旬的沈周应薛章宪之请题写《惜馀春慢》小词以相唱和。他于是写下这样的词句:“临轩国艳,留取迟开,香色信无双美。何事香消色衰?不用埋冤,是他风雨。”配图中的牡丹虽然花瓣低垂,显露颓意,但枝叶依然健挺,蕴含生气。面临将尽的余春甚至余生,沈周并不悲痛。

(本文经授权转刊自吴中博物馆民众号,系“随着沈周逛江南”系列文章之一。作者系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图书馆副馆长,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在读)

,

sunbet

Sunbet www.ipvps.cn致力于打造申博娱乐平台,门下的申博打造拥有最让消费者更安心体验环境!Sunbet一个让您宾至如归的老牌网站!

发布评论

分享到:

allbet欧博集团:心中的圣地(35)——日喀则到珠峰
2 条回复
  1. Usappledeveloperaccountsforsale
    Usappledeveloperaccountsforsale
    (2020-09-01 00:08:45) 1#

    欧博电脑版欢迎进入欧博电脑版(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不是吧,这么厉害

  2. 欧博会员开户
    欧博会员开户
    (2020-11-14 00:03:40) 2#

    欧博亚洲欢迎进入欧博亚洲(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不差这点浏量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